中国冶金地质总局西北局

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地质队员的生活轶事

来源:局资产运营管理中心 王兴保  发布时间:2023-04-21 10:41:36  浏览次数:7183

2022年是中国冶金地质总局建局70周年,回眸往昔,冶金地质人跋山涉水、栉风沐雨、风餐露宿,为共和国的发展和崛起作出了卓越的贡献。60后的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冶金地质队员,与冶金地质一起走过了三十多年,期间除了工作的艰辛与奉献,其中也有许多快乐,摘录几件生活轶事,与各位同仁共享。

走对了路,进错了门

出生于甘肃农村的我,在上大学之前没有见过火车,最远也就是到过离家四五公里的县城。那年幸运通过预选、正式高考,拿到了西安地质学院录取通知书,我父亲以前跟着地质队干过测量跑尺子的工作,知道地质工作很辛苦,看到录取通知书后,知道我被西安地质学院录取,兴奋和自豪感倍增,因为在当时,农村十里八乡出一个大学生是一件稀罕事,自然会成为乡亲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同时也不无担忧地对我说,你要有思想准备,这个工作风餐露宿、跋山涉水,非常辛苦,我说,我不怕辛苦,我喜欢跋山涉水,到处看看。在学校的迎新会,系主任站在台上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欢迎各位同学走进大学校门,同学们,你们走对了路,进错了门……”系主任后面讲了什么,我一点都没记住,“走对了路,进错了门”几个字却像刻在了脑子里一样,久久不能散去。

满脸黑线

进入大学的第一个暑假回到酒泉,我和几个同学相约去逛街,大家不约而同地穿着一身学校统一配发的灰色校服,胸前佩戴校徽,有说有笑,昂首阔步地在大街上闲逛,引来不少人侧目。几个人在西街一个公交站等公交时,有三个中学生围过来盯着我们胸前的校徽看,其中一个男孩斜着眼冒了句:“不就是个学地质的,牛什么牛。”然后就扬长而去,我们站在那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黑线。接受检阅我们一起有十几个同学被分配到了西北局五队工作,报到那天,大家约好一起去。西北局五队在当地被称为冶金五队,驻扎在离酒泉市区6.5公里远的南戈壁滩上,邻近酒火校样路,有一条柏油马路与酒火路相连,马路两边碗口粗的比我们的岁数还大的杨树顶部干枯,下面枝干仍然郁郁葱葱,像一个个秃顶老头站在那欢迎我们这些刚毕业学生的到来。一进五队大门,让我们一行来报到的学生顿感惊愕,只见院子通往宿舍的路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两边站满了男男女女,队领导与我们挨个握手表示欢迎后,我们一行人排着队,像接受检阅的队伍一样,也有点不自在,在两边男男女女的指指点点中走向自己的宿舍。后来听说当时路边站着的职工家属中,有人已经在盘算着为自家女子选女婿了,至于是不是那回事,已无从考究,大家谈起这事,也都是会心一笑。

救命小草

2000年左右,我在冶金五队承担的第一个祁连山西段大调查项目任地质组长。祁连山那个高呀,让你有一种不进祁连山就感觉不到自己渺小的压抑感,陡峭的山坡让我们爬山时不得不“四蹄”并用,山上植被稀少,只有一些称为麻黄的低矮草木零星顽强地生长着。那天,我带领矿点检查组去白杨沟检查矿点,在GPS的导航下,我们几人沿着山脊直奔目标位置,山脊上裸露的岩石一片片像刀子一样立着,每走一步,鞋底都感觉被割破了一样;突然,我的脚下一绊,身子凌空向山下翻去,就在翻滚的那一瞬间,我抓住了一颗不足一尺高、小拇指粗的麻黄草,才没有滚下去,这时回头向下看,又是悬崖又是乱石,掉下去绝对没命,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翻起身来细看那棵“救命稻草”,虽然不粗壮,但由于环境恶劣,根系扎得很深,因此能够经得起我的重量,我对那颗救命的小草深深作了个揖,继续往前检查矿点。那年,我们执行的第一个大调查项目被地调局评为质量优秀项目。

菜上错了

有一年在鄯善百灵山铁矿地质项目工作,收队时,大家一起在鄯善县一个小饭馆吃饭,八九个人坐了一桌,因为从山上下来要坐五六个小时的车,大家都饿坏了,菜上得慢了,桌子上基本都只剩空盘子。大家正吃得起劲,以茶代酒,交杯换盏,这时,服务员端来一盘青椒牛肚到我们桌前,盘子还没放下,几双筷子已经迫不及待伸向盘子,就听邻桌的客人在喊:服务员,那是我们点的菜。为时已晚,大家筷子上已经夹了不少,有的正准备往嘴里送,听见喊声,都赶忙又放回盘子中,服务员一看这个情况,不好意思地说,菜上错了,要不这盘菜算你们这一桌的吧。大家哈哈一笑,痛快地答应了,同时把夹着的菜送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我看起来有那么老么

常年野外地质工作,未免会比同龄人看起来“显老”。前年有一次坐火车出差,买的是一辆过路车的卧铺下铺,上车后,找到自己的铺位,发现下铺已经被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妇人带着个小女孩占着,问她是不是坐错位子了,她说这就是她的铺位,已经坐了好久·91·地质队员的生活轶事校样了,我只好找来列车员,年轻的女列车员过来看看我的票,又看看我,然后对那位老妇人说,这位大娘,你的铺位在上面,你占着人家的铺位不合适,你看这位老人家岁数挺大的,上去不方便,你还是回你铺上去。听到列车员这话,我心说,我有这么老么,小姑娘什么眼神啊,就对列车员说,算了,还是我上去吧,她带个小孩也不容易,列车员给我道谢,说谢谢你啊,老大爷,你上的时候慢点,我回她一句,小姑娘,我看起来有那么老么?列车员看看我,说了句,这老爷子真是,就转身忙她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