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冶金地质总局西北局

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筑梦柴达木

来源:西北地勘院 汪珠德  发布时间:2020-04-01 16:44:18  浏览次数:2435

      青海省西部的柴达木盆地,人人都知道它是一个聚宝盆,盐湖的盐、冷湖的石油、锡铁山的铅锌、鱼卡的煤都是储量丰富的“名矿”。尤其是盐湖的氯化钠储量在600亿吨以上,有人说够全世界人吃1000年。到过盐湖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公路路基都是用洁白的盐层铺成的,几十公里长的“盐路”美其名曰“万丈盐桥”。其实,柴达木盆地除了上述主要矿种外,黄金的储量也不少,光是西北地质勘查院在盆地南缘矿产勘查发现的一处矿床,详查阶段提交资源储量就有25吨之多,达到大型矿床规模。

      讲到在柴达木盆地南缘某某金矿外围勘查,西北地质勘查院西藏分院的地质技术人员那可是功不可没。十年的勘查历程,他们见证了这个金矿由小到大的所有演变,其中也饱含着他们对地质事业的不懈追求和为打造国内一流地勘单位而付出的辛勤汗水。

      西藏分院的技术人员们记得,一位从未涉足过矿业的浙江商人2008年花了大几百万从别人手里收购了位于柴达木盆地南缘紧贴着昆仑山北麓的青海省都兰县某某沟金矿。矿权到手后,他首先委托江西的一家地质队对这个矿区做了地质普查,但工作效果不尽人意。当心有不甘的这位商人辗转找到西北地质勘查院西藏分院了解情况时,地质技术人员从已有普查资料中看到,除了几处较小的金矿化点外,并未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矿床,杂乱的地质工作甚至连控矿因素和找矿标志也没有完全弄清楚,是属于典型的“鸡肋”型矿权。如此的现实结果如同一盆冷水,给这位浙江商人浇了一个“透心凉”。面对这烫手的山芋,这位商人左右为难,后来经过反复盘算,最后决定请业界找矿成果突出的西北地质勘查院来进行勘查。当时他的想法是,经过西北地勘院勘查,如果再找不到矿,就算放弃也死心了。

      2011年5月,经过双方多次友好协商,这份充满挑战的地质勘查技术服务合同终于正式签署了,浙江商人从此把自己的黄金梦完整地转交到了西藏分院的手上。合同签署后,分院经过认真考虑,认为既然矿权业主相信我们,那我们就应该倾其所能,力争把这个矿点的控矿构造和资源潜力彻底查清楚,给合作方提供一份真实可信的地质勘查资料。为做好这个技术难度很大的勘查项目,分院决定委派找矿经验丰富的地质工程师周永生担任项目经理并负责全面技术工作。2011年初夏6月,肩负重任的周永生带着他的找矿技术团队一行6人按照合同约定,准时来到了荒无人烟的某某沟,开始部署前期找矿工作。

      某某沟处于极干旱荒漠地区,每年除了七、八月的几场暴雨外,一年几乎都是滴雨不掉的晴天,就连能遮荫的云彩也难得见上几朵。这里昼夜温差极大,白天时气温可达三十度以上,但到了晚上就会回到零度以下,所以“早穿皮袄午穿纱”在这里司空见惯,即使是酷热难耐的三伏天,帐篷中的炭火炉也会彻夜不息。除了一年四季不停的狂风外,干燥和荒凉永远是这里的主色调,大地基本看不到绿色,就连饮用水也要到100公里外的格尔木市去拉运。

      恶劣的自然环境当然是难不住英雄的冶金地质人的,周永生团队到达这里后,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架起几顶帐篷,迅速完成了生产生活设施的安置和项目部的组建。接着,他们就马不停蹄开始了工作。接下来几天里,经过项目技术人员现场反复踏勘和技术资料分析,周永生他们对这个矿区有了一个直观而全面的认识。这个矿区位于青海省都兰县五龙沟金床西侧,与五龙沟同属一个金铅锌成矿带,且区内成矿条件等与五龙沟高度相似,具有找到规模矿体的可能。但就现有的地质资料和工作程度,如果按甲方的思路遍地开花到处找矿,很可能造成工程控制力分散,很难短期内摸清该区内的成矿特征并找到主矿体,最终还可能给投资方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于是他们分析矿区成矿地质条件和工作方向制定了“由点到面、由浅入深”的基本找矿方案,方案的技术核心是集中主要技术力量和钻探施工力量,力求尽快把重点区域的矿体形态、走向、规模及品位变化情况搞清楚,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对成矿规律的进一步认识,这个方案随后经合作方同意并很快付诸实施。但是到了年底,急于求成的浙江商人看到经过一年的工作也没有找到像样的矿体,资源量增加也不明显,于是认为这样做进度太慢,达不到预期成果。于是他推翻周永生他们制定的工作方案,执意坚持要在全矿区遍地开花、直接在深部找矿。周永生在反复劝说无果的情况下,2012年遍地开花的人海找矿战术在这里上演。在既没有充分的地质依据、又不遵从地质找矿基本原则的情况下,大量的钻探队伍根据想象开展大面积深部钻探施工,当年光是深部岩芯钻就打了7000多米并且都是深孔,但结果是资金投入很大但找矿成果近乎零。就这样一年又过去了,到了2012年底,浙江商人面对残酷的现实教训也开始认识到找矿真是一门高深的技术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必须依照找矿的基本原则开展,于是又回过头来要求周永生他们还是按照原来的思路进行找矿。

      2013年,在没有人为因素干扰的情况下,某某沟项目部的找矿工作才完全走上了正规。这一年,周永生和他的找矿团队继续坚持“由点到面、由浅入深”、 “边施工、边调整、边研究”的找矿思路,集中力量力求把已发现的矿体的赋矿岩性、赋矿构造、矿体规模及品位变化情况基本摸清楚。在正确的找矿思路引导下,许多前人忽视或没有发现的矿体被周永生团队工作中蚕茧抽丝般逐一发现,尤其是一些品位较高,资源储量较大的矿体陆续被勘查清楚,从而使这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矿开始向具有良好开发前景的“大矿”蜕变。到2013年底,对矿区内主要矿体按“由点到面、由浅入深”的基本找矿思路进行了较系统地工程控制,品位较高的矿体纷纷涌现。丰硕的找矿成果也进一步说明周永生他们的找矿思路是正确的。当年他们提交了333+334金金属量3.323吨的普查报告,矿床已经初具规模并具有进一步增大的可能。

      看着自己的黄金梦逐渐变为现实,矿权业主心里乐开了花,对周永生他们的工作也由不放心很快变成了言听计从,合作双方之间从此有了高度的信任和默契,而且这种信任和默契一直延续到现在。此后的几年间,周永生和他的技术团队,始终坚持由已知向未知、由工程点、矿点向矿体、矿床、矿区追索验证控制,不断地推进工作程度。矿区内已发现的矿体已基本查清,并根据地质成矿规律对区内矿体进行了重新科学规范的连接,到2018年底野外地质作业结束时,累计查明金属量25吨,达到了大型金矿床规模。2019年,某某沟金矿项目部技术人员们经过大半年紧张的室内资料整理,年底前顺利完成了由几百张图件、近千页资料数据形成的详查报告,这份资料齐全数据详实的报告经青海省国土厅评审中心评审,顺利通过,并获得充分好评。

      某某沟金矿详查所实现的良好找矿成果,不仅给矿权业主带来了巨额的经济利益,也为西北地质勘查院这个“全国百强地质队”的增添了新的光彩,2019年底西北地质勘查院还把这个项目作为当年全国十大找矿成果奖的获奖项目进行了推荐。

      应该说,十年的周期在人的一生中不算短暂,但周永生他们在这海拔3000米以上的不毛荒原上硬是坚守了近十年。十年来,周永生和他的团队,没有抱怨没有气馁,始终用火一般的工作热情不断续写着地质队员的人生价值。去过某某沟的人都知道,那里的山体极度陡峭,很多时候钻机都是从接近九十度的崖壁上吊上去的。记得2012年刚刚开始组织钻探施工时,找了十来家钻探队,但最终都因为山体太陡而打了退堂鼓。可作为地质技术人员,工作期几乎每天都要上山,周永生他们就是踩着那垂直的悬梯在令人头晕目眩的崖壁上晃晃悠悠来回穿梭,而且这样的工作一干就是十年。这十年里,周永生他们在灯光昏暗的帐篷里绘制了几千张地质图件,填写了几百本工作日志,形成了近百份工作方案,三角尺圆规等工作小工具用坏了一个又一个,工作服磨坏了一件又一件,但他们始终坚守在这个寂寞空旷的矿区里无怨无悔执着地从事着为之挚爱一生的事业。他们说,项目部很多同志春天来冬天回,一年当中很少见过绿树红花,但埋藏在深山中的黄金宝藏又何尝不是他们心中的绿树红花,永远值得他们用汗水甚至生命的代价去憧憬、去追求。

      在某某沟金矿项目部技术团队中,一直担任技术负责人的周永生,是个个头不高、性格倔强而爽朗的陕南汉子。十年来,这个矿区的每一份勘查工作方案都是他亲自审定的。为了科学地制定工作计划和方案,他跑遍了矿区的每一处沟沟坎坎,不放过任何一点找矿线索,记得2013年找矿工作最胶着的时候,他从早到晚多日坚守在陡崖上的钻机旁,对地层深处拉上来的每一节岩芯都要用放大镜反反复复仔细观察,每一个矿化点的蛛丝马迹都不放过,直到完全摸清这里的地层结构和成矿构造为止。每天晚上,别人都睡觉了,周永生却总是不知疲倦地研究着找矿技术工作,有时候一个工作计划来来回回数易其稿,就连合作方负责人都说,看着周工这样执着的工作,任何事情交到他的手上都感觉放心。为了工作,十年来到这个项目部工作过的技术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周永生却始终在坚守着,甚至野外工作期间没有休过一次假,即使2019年夏天他岳父病危,他也是匆匆处理完老人后事后迅速赶回拉萨编写报告。十年间,周永生已从一个相貌俊朗、意气风发的壮年汉子变成雪染双鬓、年过半百的年长技术人员。年龄在变、相貌在变,但周永生对找矿的热爱永远都没有变,当你坐下和他聊天,如果说起找矿以外的事,他总是一副沉默寡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世外高人”表情,但说起某某沟找矿,那他就会立马神采飞扬且滔滔不绝,也许正是因为他这种对事业的坚韧执着,才使得他成为合作方眼中能够点石成金的高人。

      除了周永生,张冬瑞也是某某沟项目技术团队的重要一员。这个2008年从学校毕业后就来到西藏分院的青年技术人员,先后在某某沟项目工作过七八年。张冬瑞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好能吃苦,脸上永远挂着笑意且浑身是劲。在西藏分院同事的眼里,别人有什么困难张冬瑞总是最先寻求帮助,哪条山路最陡张冬瑞总是抢着先上,哪张图纸最复杂张冬瑞总是最先接手进行绘制。事实上,这些年张冬瑞在某某沟也是拿着身体在“拚”。2015年他在野外作业时,患了重感冒仍然坚持上山工作,由此落下了一到高海拔地区就咳嗽不止的病根。直到今天,每年上了高原,张冬瑞就会24小时不停地咳嗽,许多同事劝他调回低海拔的分院工作,但张冬瑞说,经过多年的高原工作,自己对高原地区地质勘查有了一些心得,感觉在这里工作更能发挥自己的长处。在某某沟,张冬瑞这种拼命三郎式的工作精神也得到了合作方的高度认可,每年项目复工时,合作方负责人总是点名要求张冬瑞一定要到这个项目来工作。细想起来,张冬瑞这种精神何尝不是地质勘查“三光荣”精神的延续和升华。

      在某某沟找矿技术团队中,张宏赟也是一名值得称道的优秀青年技术人员。这个话语不多,多少有点腼腆害羞的年轻人,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多面手。地质专业毕业的他,工作除了能够很好完成本专业工作外,还在实践中学会了化探采样、计算机制图等其他专业的一些技术工作。某某沟普查阶段几百张图件都是他自己一张张绘制出来的,找矿中所安排的所有化探采样工作,都是他带人一件一件保质保量完成的。2015年,项目当年安排的主要工作是钻探施工,其他技术人员都从野外转入室内工作,为从事钻探编录,野外好长时间只有他一个人在驻守。张宏赟克服野外的孤独和生活的不方便,一边进行钻探编录,一边整理地质资料,每天都是忙得不亦乐乎。在他积极配合下,项目钻探施工开展顺利,找矿成果日渐显现。为了工作,张宏赟同样很拚,干燥的气候造成鼻粘膜时常破裂出血,但他撕点卫生纸塞一塞照样继续工作。持续的爬山造成腿部肌肉拉伤,但他贴点膏药一瘸一拐照样越沟过坎。由于张宏赟的心灵手巧和勤劳能干,他始终是某某沟项目人见人爱的优秀技术人员。

      在某某沟十年的找矿历程中,还有许许多多优秀的技术人员在这里工作过,像龙文平、刘宁、张建寅、潘增龙、王冠洲、闫浩等等,尽管他们时间有长有短,但他们克服困难一心找矿的精神都是值得夸赞的。正是由于他们以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忘我工作,才使得这个起初不被人看好的复杂小矿区逐渐发展成为在青海省乃至在全国地质界高度关注的大型矿床。

      十年的详查已成往事,随着某某沟金矿勘探施工的即将展开,我们有理由相信,西北地质勘查院西藏分院一定会在这个偏远荒凉的矿区找矿中写出新的华章,也一定会为西北地质勘查院这个“百强地质队”增添新的时代风采。